收心敛性,归于潜默。

今天天气真好啊(18-19)

18、


接下来的故事就非常的清晰可见了,吃饭。

门铃,进门,问好,喝茶,交谈。

老赵的表姐和弗雷的老师阿瑞斯的太太很是有共同话题,不知道在聊些什么,总之嘴巴就没有停过;而三十五岁的阿瑞斯先生则非常善解人意地表示只剩下最后几道菜了,弗雷就在厨房里。


于是老赵毫不犹豫地朝厨房走了过去,美其名曰帮忙做饭。

这本来并没有什么,就像任何一次随和温暖的晚餐一样,可是一切从赵公明踏进厨房的第一步就变得有些微妙了起来。

老赵看见弗雷穿着一套居家休闲服,系着暖黄色的小熊围兜,不甚娴熟地翻动着锅中的菜。

葱花,姜丝,蒜末,孜然,八角。

生抽,耗油,酱油,白醋,白酒。

腐乳,豆鼓,榨菜,酸菜,辣椒。


赵公明没由来地勾起了一个温存的笑,他问:“有什么要帮忙的吗?”

弗雷看起来挺忙,但是他还是抽空扭头朝着赵公明笑了笑,回道:“青菜都切好了,你要是没事的话就把土豆切一下吧,阿姨说土豆要晚点切……呃,不然……不然……”

于是弗雷马上闭了嘴,继续专心地围着他的锅忙活。

赵公明又笑了笑,专心致志地切起土豆来。


咔嚓咔嚓咔嚓……

呲溜呲溜呲溜……

老赵别的不说,刀工还是很好的,一片片土豆切得厚度均匀,大小合适,在暖色灯光下泛着暖软细腻的质感,整齐安静地躺在白瓷的碟子里。

真好看。

棒极了!

赵公明蓦地感到一种奇异的惬意与舒适,仿佛跌进了一碗柔软的过桥米线,时光变得安定而有规有律,他好像不再是那个十七岁的老赵,而是某个理想状态下的老赵。

生活仿佛一直都是这样的恬淡而温暖,日子不咸不淡。老赵抬头看了看,窗外的天空已经彻底的黑了,小区里的路灯早已经不知什么时候洒下一圈又一圈的光晕;错落的窗子一间间亮了起来,暖黄色的,乳白色的,带着点微微的青色的……安逸。

所谓理想化的老赵,就是在那个时候,他记忆中的各种各样零零碎碎的带着负面情绪的东西全部都慢慢地,安稳地散去了,于是世界上在某一段时间内,就只剩下了一个安逸的,温暖的,或者什么别的,总之,剩下了一个浅浅而笑的赵公明。

这种时候并不多,然而赵公明却从未,或者说很少如此强烈的,冲动地想要安定的生活。

惬意而安逸的生活在这个世界上。


可是说来说去,明明只是来切个菜而已。


啧啧啧……老赵压下一阵吐槽,最后全然无所谓地想:

算了,享受生活吧。

This is life,too.

how great and cozy the life is.

I wish to live like that forever. 


19、


接下来的一切还是非常的简单和正常了,就像任何一次温暖安逸的晚餐一样,大家和谐地交换了联系方式,了解了对方的一些事迹和职业,互相成为了新的朋友。于是最后大家道别的时候,老赵轻轻地笑了笑,说:“再见,弗雷。”

弗雷也笑了笑,说:“再见,赵公明。”


弗雷没有出来送赵公明,赵公明没有拥抱弗雷,秋天的夜晚也没有大雪可以飘啊飘。


但是值得一提的是,赵公明很开心。

非常开心,但是又不属于那种能够上蹿下跳的开心。

是一种浅浅淡淡的,暖意融融的开心,像是烤过的甜香蕉。

而且甜香蕉这个比喻总会让老赵想起香槟色的灯光照在弗雷的发梢上的颜色,特别特别的鲜活美好,像是春天里的朝霞,夏天里的阳光,秋天里的橘子,冬天里的柚子。


所以生活从不缺乏美,只是需要你去细心发现。

嗯,这是哪个哲学家写下的句子,真是实在。

实在得不得了,生活真是美好。


于是老赵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体会着清冽舒爽的秋风。这种满怀期待,微妙浅淡的情感开始渐渐蔓延在他灵魂深处的每一个角落,像是清晨朝霞染红的云霞丝丝缕缕散开在空旷之中,像是阳光透过层层叶影在石板路上映下斑驳的图画,像是一个个小太阳似的橙黄橙黄的橘子稀稀松松挂在树上,像是柚子清甜微酸的果肉一丝丝绽开在味蕾上。赵公明仿佛身体中的每一个细胞都感受到愉悦,微凉的晚风轻盈地吻过他嘴角浅淡的弧度,路灯的光影随着车子的移动变得富有规律,于是赵公明看着光影明暗交织成一片,思绪纷乱。

少见的,赵公明那些厌恶生活的恶劣性格并没有嚣张地反驳他所感受到的每一点一滴美好,而是惊人的沉默且溃退到某个小角落里几乎要不复存在。

赵公明不知道,那时的路灯匆忙闪过的光影落在他的唇角的弧度上,细细看去,那一刻他笑得恣锥肆意,灿若万里星辰。


评论
热度(2)

© 人间白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