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心敛性,归于潜默。

今天天气真好啊(6—9)

6、


弗雷感觉鼻子有点酸。

他感觉好像冲破了什么,想要抓住什么。

他感到想要放下,手中却似乎空无一物。

于是弗雷用余光悄悄地瞄了瞄赵公明。

他看见那个热心的叔叔或者哥哥,也就是实际上是十七岁的赵公明,那一刻浅色的阳光透过带着水渍的玻璃窗时,微风轻轻拉起赵公明略略散乱的几许纤长,薄煦之下柔软的发丝仿佛溢满阳光,老赵的睫毛因为垂了下去显得别样的纤长,唇边沾染了许些笑意,光影在他的脸侧抹出一条色彩朦胧的线条。

弗雷其实是个很热衷于寻找生活之美的人,于是那一刻他忽略了窗外带着耳钉膝上半尺皮裙的性感少女口中骂出的脏话,忽略了一脸鼻涕眼泪糊成一团的小孩因为打翻了早饭而发出的刺耳声音,忽略了街边小摊上老板抹了口水数完一踏散币拍死一只苍蝇后捏面团的大手,忽略了……于是那一刻一切不美好的东西全都烟消云散,整个世界只剩下晨风吹动青春颜色的树叶,石板路上光影斑驳美得一塌糊涂,他对面的人在窗侧捋发垂眸,笑意盈盈。

然而赵公明只是在刷微博看见了一个学艺术的兄弟在满世界的找垃圾桶合影,并且为这一系列的作品取了一个极其深奥的名字——曰:《傻狍子》。


7、


……

以上的一个省略号包括了弗雷以下三分钟之内的一切复杂的心理活动。

【perfect.】

【Girls hit your hallelujah !】


8、


弗雷向前凑了凑,吸了一口气,整理好用过的餐具,再一次擦了擦嘴,又喝了一口清茶,向后挪了挪,看了一眼行礼,瞄了一眼窗外的人流……

终于他小心地看了看悠哉悠哉吃着早饭的赵公明,道:“啊……谢谢你啊,请问你叫什么名字啊?”


9、


嗯……嗯?!

赵公明有些狐疑地抬起头来,向弗雷眨了眨眼睛。

哦……问名字是吧,这孩子看起来挺有礼貌是吧。


弗雷看见赵公明有些茫然的眼神,连忙开口解释道:“我没有别的意思,我是第一次来H市,你一不要误会,我叫弗雷……”

老赵彻底理清了,这孩子挺单纯哦,于是老赵出于照顾祖国同胞的想法,很是慈眉善目地笑了笑,说:“没事,刚才一下没反应过来,我叫赵公明。你是……混血是吧?”


【弗雷喜,笑而应曰:“公明真聪慧也,在下乃是华裔混血,已习于双亲膝下十七年矣。吾父,西域英格兰人也;吾母,河南开封人也。此行H,乃是寻父上之忘年交前来进修。”

公明亦笑,曰:“同生于98,存于华夏,相逢于H,此真乃缘分也。会吉日,可否书TEL*1于Phone*2中,日后同游泱泱华夏,共略国之风采。”

弗闻言而书,公明亦书,二人相视而笑,言谢。

赞曰:少年君子当如此!


注解:

*1:乃近代时期出现的联系方式,统一使用阿拉伯数字书写,广泛用于世界各地。

*2:近代时期亚历山大·格雷汉姆·贝尔所发明的通讯物品。】


评论
热度(4)

© 人间白发 | Powered by LOFTER